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

2020年09月27日 17:59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客网: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在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租客网用短视频为租客发声,租囧生活大爆炸,真实阐述租客百味人生,让世界倾听租客心声!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2020年07月29日 10:40

租房期间,房主将房子卖了,租赁合同是否有效?

租房期间,房主将房子卖了,租赁合同继续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九2113条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119.私有房屋在租赁期内,因买卖、赠与或者继承发生房屋产权转移的,5261原租赁合同4102对承租人和新房主继续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九十条订立抵押合同前抵押财产已出租的,原租赁关系不受该抵押权的影响。抵押权设立后抵押财产出租的,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

2020年05月26日 11:29

快递“最后一公里”三国杀,丰巢为何此时举起镰刀?

本篇文章3322字,读完约9分钟丰巢成为过街老鼠,不仅用户群起而攻之,连业主委员会也加入声讨。让用户免费使用了5年的丰巢,为何突然选择此时向用户收费?直接起因源于丰巢4月30日新推出的会员服务,要么会员用户每月支付5元,智能快递柜免费保留7天,要么非会员用户只享受12小时免费保留服务,超时部分,每12小时收取0.5元费用。就是这五毛钱引发了一场舆论混战,于熟悉互联网模式的人来说,或许早有心理准备,但于普通人而言,这突如其来的收费则难以被接受。不出意外,我们可以判定,丰巢这次是绝不会妥协的。原因就在于,当用户与丰巢隔空开战时,一个消息被忽视了。5月5日晚,顺丰控股发布了一份公告,内容涉及丰巢系与速递易的收购交易。如果按照当前的方案,一旦交易完成,国内最大的两大快递智能柜企业将合二为一,并由丰巢系主导。据媒体报道,新丰巢的市场份额近70%。这也就不难理解,丰巢为什么可以傲娇的喊出“你可以选择不用”!如果再深入探究,5毛钱背后的利益格局超出想象。顺丰的战略布局、最后一公里的争夺、电商的角力、快递的行业变革等等,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最后一公里”之战2015年,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三大快递公司和物流巨头普洛斯成立了丰巢科技,随后智能柜开始出现在全国的各个小区。彼时,顺丰占比35%,申通、中通、韵达各占20%,普洛斯占比5%。一个行业中,同行难得如此团结。同一年,另一个阵营同步诞生。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联合中国邮政、圆通、百世汇通加大力度布局菜鸟驿站,以实体自体网点的业态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单从成员来看,可谓泾渭分明。需要注意的是,当年,成都有一家上市公司推出的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已经在全国耕耘了3年多,扩张到79个城市,布放网点超过3万个。之后的故事,基本就沿着这三条线演绎。不到两年,最初的格局就出现第一次大变化。2017年1月份,丰巢进行了A轮融资,钟鼎投资、鼎辉投资等风投机构入场,原股东追加。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中,中通并未增资,申通2亿元的认购权只行使了一半,也就是1亿元;另外,钟鼎投资与普洛斯有着直接关联,普洛斯的CEO梅志明是钟鼎投资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6月份,菜鸟与丰巢爆发了互相封杀大战。仅仅被爆出一周后,菜鸟迅速投资了速递易,而中国邮政和复星也在较早时间成为速递易的股东。明星巨头的加入,很快使得速递易和丰巢成为智能快递柜市场的两大玩家。事情远不止于此,阿里与菜鸟一边推动菜鸟驿站的扩大,一边入股速递易,还腾出一只手不断挖丰巢的墙角。到了2018年,通达系全面撤出丰巢,投入阿里阵营。2018年1月份,丰巢进行B轮融资,申通、韵达全面转让全部股权退出,而中通在此之前已全部出清。同年5月份,申通、中通和韵达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对菜鸟驿站进行增资,其中中通获得菜鸟驿站大约10%股权。之后的故事也顺理成章,阿里系相继投资了通达系成为其股东,至此,通达系全面倒向阿里。而B轮融资后的丰巢,基本成为了顺丰系的独角戏,顺丰关联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70%,其余股东除了普洛斯有一定的业务协同外,基本以风投和持股平台为主。相比菜鸟驿站股东之间的业务系统,丰巢显得势单力薄。新丰巢举起镰刀丰巢的翻盘或许就在最近。5月5日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速递易的运营主体)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中国邮政全资子公司)、三秦控股、浙江驿宝(菜鸟子公司)、明德控股等减资退出,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但原股东可以认购丰巢开曼的增发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在丰巢吞掉速递易的同时,阿里系全面撤出,工商资料显示,代表阿里的浙江驿宝法人已变更为中邮资本的子公司。从阿里的风格来看,无法控股的企业不太会进行大规模的整合,速递易的插曲或许只是一场财务投资或者战略防守,真正的武器还是菜鸟驿站。通过一些列资本运作,顺丰系成为当之无愧的智能快递柜霸主,媒体报道,截止到目前,全国共有40多万组快递柜,其中丰巢投入18万组,占比44%,速递易投入约10万组,占比约25%。至此,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由三足鼎立变成顺丰新丰巢-阿里菜鸟驿站两阵对垒。新丰巢现在的局面是,联手国资(并且是与快递管理部门直接相关的国资),拥有市场近70%份额。或许这就是丰巢不顾用户反对而坚持收费的最大底气。新丰巢举起镰刀的另一大原因或许与顺丰也有着直接关系。我们先来看看丰巢的股东背景,在收购速递易之前,企查查数据显示,丰巢最大的股东是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07%;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0.29%;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2.28%;深圳市丰巢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5.87%。穿透去看,深圳玮荣的控股股东为明德控股,明德控股还是上市公司顺丰控股的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是顺丰创始人王卫,;顺丰投资则是顺丰控股的子公司;丰巢科技合伙企业则是一家员工持股平台。简单说,就是王卫的明德控股通过对深圳玮荣、顺丰控股(子公司顺丰投资)的控股以及对员工持股平台的控制,实现了对丰巢的控制。不难发现,在这一连串公司里,唯有顺丰控股和丰巢是实体业务,即产生现金流和利润的业务,其它皆带资本属性。因此,顺丰能够举起镰刀的空间也只有两大实体产业。丰巢变现迫在眉睫2019年,顺丰控股的财报并不亮眼。顺丰控股去年全年营收1121.93亿,同比增长23.37%;归母净利润57.97亿元,同比增长27.23%。但是,净利润中非经常损益项目占比很大,按照财报的计算方式,剔除这部分,净利润不升反降0.08个百分点,毛利率则下滑0.5个百分点。顺丰控股将原因归结于人工成本上升、科技投入加大、快递均价下滑所致。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快递市场,顺丰2019年的快件量实现了28%的同比增速,但票均收入却下降5.67%。这与市场的确有关系,据邮政部门数据显示,快递平均单价以连续数年下降,近三年就从12.37元降至11.80元。从收入结构来看,时效、经济快件依然占据了高达74%多的比例,也就是说快递业务目前支撑着顺丰控股在新业务方面的开拓(比如冷运、医药、同城、供应链等),以及为科技投入源源不断的输送血液。而快递市场,顺丰的优势也在不断缩小。从订单量维度来看,2019年顺丰不到8%的占比低于申通的11.6%,圆通的14.4,韵达的15.83%。顺丰的优势在于客单价高,但逐年降低的均价将逐步侵蚀这一优势。而出现这一变化的背景则是通达系在电商领域的一骑绝尘,与阿里的深度绑定,以及拼多多的崛起,使得电商订单向通达系倾斜。因此,对于顺丰系而言,无论是应对当下的困境,还是布局新业务,都需要减少亏损,增加现金流。财报显示,旗下的物流园已经开始资产证券化。而除了资本运作外,实体业务也需要争取更多的现金流,最起码也要减少烧钱的程度。而丰巢显然是一项需要尽快止血的业务。快递柜亏损多少?看看当年的速递易就知道了,一度差点拖垮三泰控股这家上市公司。丰巢披露的经营数显示,2017年亏损3.85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2.49亿;成立五年来亏损总计20亿。如果再收购速递易,恐怕亏损将继续扩大。梳理完丰巢的发展之路,我们不难看出,丰巢此次向用户收费已经没有退路,所有的抵制都无法撼动商业逻辑。

2020年05月13日 13:56